設為首頁 | 加入我的最愛

 
主題 零照顧離職 給錢給假給喘息
公告日期 106/08/16

聯合報 記者梁玉芳、李樹人、劉嘉韻

兼顧照護與收入 避免兩代同垮 也讓情緒有出口

到底人民需要怎樣的長照大網,才能由「兩代同垮」的噩夢中解脫?在蔡英文總統說的「「找得到、看得到、用得到、付得起」之外,一言以蔽之,長照必須讓人民「零照顧離職」,不須在「care(照顧)」及「cash(收入)」間苦苦煎熬。

「我沒法想像自己老後會變成什麼樣子」,五十一歲計程車司機劉家振嘆了口氣。他曾中風,差點成為「被長照」的一員,幸而復健後還能握方向盤賺錢。

去年母親骨折,由妹妹返家照顧。妹妹希望他能負擔五千元「孝親費」,但他一人得養一家四口,「連三百元都拿不出來」,實在是沒辦法。妹妹十分怨懟。

劉家振說,從廣播聽過長照宣傳,但他沒聽到他用得到的。「政府與其每個月給幾千塊老人年金,不如直接給免費的看護,讓家人能夠出去工作,這才實際」;或者像妹妹全職照顧媽媽,「至少也應該獲得每月最低薪資」,不然妹妹老了身邊又沒錢,又靠誰照顧?

13萬人 為了照護辭職

「照顧,不離職」是家庭照顧者總會今年喊出的口號。讓照顧者保住工作,為國家留住勞動力。

勞動部推估,一千一百多萬的就業人口中,約二成、兩百卅一萬人須負起照顧責任;其中,因照顧而離職者高達十三萬人,因照護而消失的勞動力經濟產值可觀。

老來窮 怎能代代相傳

「千萬別為了照顧而離職。」文化大學社福系教授陳正芬表示,全球正鼓吹照護新觀念,就是「不離職」。她指出,照顧者一旦離職,增加「老年貧窮」風險;若持續工作,不僅讓照顧者的情緒壓力有了出口,最重要的是生活不致陷入經濟困境。但這得有足夠的支持。

依據聯合報願景工程民調,如果不幸失能,絕大多數的人還是希望可以留在家裡,在政府幫助下得到照顧;要求家人辭職照顧、請外勞或送機構,都是不得已的選項。

只是現在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有限,不論是居家服務、送餐,或新推出的ABC整合照顧模式、失智共照中心,都得「家裡有人」協助。但是,那來這麼多人力?專欄作家李雪雯指出,台灣少子化嚴重,如果再把下一代綁死在照顧上,將葬送後代子孫的未來。

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指出,為了照顧家人兼保住工作,曾聽聞中低收入戶家庭「也會想辦法湊錢聘個外籍看護工」,因為不出去工作,就沒有飯吃,別說是照顧了。聘用外勞須繳交就業安定金,但中低收入戶免繳。

顧老假 需要企業支持

家庭照顧者總會秘書長陳景寧指出,日本有「顧老假」的設計,但推行時遇到障礙包括上班族擔心被標籤化,影響工作或升遷。所以,「零照護離職」需要政策引導,也需要企業支持。

家總調查發現,近半數在職照顧者認為在前六個月最混亂不安,平均需要三個月「才穩定照顧」。因此,建議可以給「新手照顧者」半年顧老假,穩住忙亂期;安排妥適後,照顧者就能重回職場。

家總同時推動「在職照顧者彈性喘息計畫」,已試辦六名案例,原先設定在晚間大夜時段提供居家服務,但發現照顧者需求各不相同,有人希望從下午二時到晚上十時,讓他可以應付長官的加班需求;有人希望一個月可以集中來三至四天,在他出差時照顧家人。

喘息服務 留住勞動力

陳景寧說,照顧者的職場需求各不相同,支持服務須很有彈性。另外,夜間照顧費用不便宜,平均一個月六萬元,但若協助三個月就能幫照顧者穩住工作,為國家保留勞動力,成本仍是值得。

衛福部照護司長蔡淑鳳說,積極發展「在家照顧的社區支持系統」,落實走動式管理,提供一天多次的居家服務,也是衛福部目標,但人力短缺,還不夠應付需求。

附件